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宫中奏报兵部行印被盗皇帝:严刑审讯结果太意外

时间:2018-12-14 02:5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嘉庆二十五年(1820)三月初八日,宗室王公和文武百官跟从嘉庆帝,由汤山取道昌平一路去拜谒东陵。銮與刚抵汤山行宫,兵部突然奏报:库贮行在印信丢失,印钥及钥匙牌也一并无存。

  嘉庆帝听闻后不由大为惊诧。以前各朝尚未发生过丢失部堂大印之事,而今此件大案怎不令嘉庆帝恼火?于是当即号令行在军机处传谕步军统领術门,令其知会京师五城,多派捕役,严密访查。同时,谕令留京王大臣会同刑部当即锁拿兵部看库人员,酷刑审讯。一经查有眉目,敏捷具奏。

  嘉庆帝认为兵部堂官未能事先防止,应起首赐与惩处。办理该部事务的大学士敞亮,年已八十六岁,不克不及经常到署,虽旧日有勋绩,仍被罢免并降了五级。兵部尚书戴联奎,左侍郎常福、曹师曾,右侍郎常英,均被摘去顶戴,别离遭到降调处分。只要汉右待郎吴其彦,因到差不久,且出差在外,才免于处分。

  据兵部奏闻,兵部行印与行在武选职方及知武举关防等司印储藏在同大箱,存于库内。各印均为铜质,唯独兵部行印及用印钥匙牌系银质。三月初七日提取行印时,箱内铜铸各印俱在,唯有银印及银牌丢失,而储存印信之印箱又是在库内旧稿堆上寻获的。对此,嘉庆帝满腹困惑:各印既同贮一箱,何故只将银印和银牌窃去?窃贼仓皇之间哪不足暇将印箱挪移放置高处?而银钥匙及钥匙牌所值无几,为何一并窃取?因而,嘉庆帝在谒陵路上的三家店、大新庄等行宫,连日寄谕留京王大臣和刑部堂官,将拿解到案之胥役人等严切根究,务令早日审个水落石出。

  刑部颠末连日审讯,兵部堂书鲍干谎供:上年九月初三日,即皇帝行围抵京当天,已将兵部行印与知武举关防及各司行印同贮一箱入库。堂书周思绶曾于九月十三日请领知武举关防,于当月十七日送回贮库。嘉庆二十五年(1820)三月初七日请领兵部行印时,才查知行印已丢失。当即派人四周寻找,库丁康泳宁在旧日稿案堆大将空印箱寻获。因为这个口供忽略甚多,因而,嘉庆帝論令留京王大臣等严切诘问堂书周思绶,同时饬知行在兵部,将上年随围的领催书役人等已来行在者,当即交行在步军统领衙门,派员解部归案。

  四月初三日,嘉庆帝谒陵后回到大内,审讯景象仍未见奏报。对此嘉庆帝甚为不满,当即呵斥相关官员“疲玩性成,互相推诿”。四月九日,嘉庆帝谕令将庄亲王绵课、大学土曹振镛、吏部尚书英和以及刑部堂官俱罚俸半年,各衙门所派承审此案之司员均罚俸一年。同时,谕令绵课、曹振镛、英和三人自四月初十日起,每日必需赴部,“早去晚散,不成懈息”,“若再迟延,严谴立降”.

  四月十六日,兵部丢失行印案仍未审出实据,次日庄亲王绵课等只得递折上奏,请求议处。其实他是想脱身,希冀另派他人告终此案。但嘉庆帝认为,此案业经绵课等审讯多日,供词屡次更改游移,断不克不及另委他人审理。即便当前要将绵课等全行革退,也要令其审出实情。

  于是谕令将绵课等先行拔去花翎,曹振镛等降为二品顶戴,仍令其加紧研鞫,并限制于蒲月初五日之前究出正贼或起获行印。倘能如斯,当当即予以开复。不然,将于初六日降旨定罪。

  在嘉庆帝的督催下,刑部堂官等酷刑诘讯,兵部堂书鲍干起头供出:上年收印时并未开看,恐系上年秋围路上丢失刑部堂官即刻派章京赴圆明园向嘉庆帝奏报这一动静。

  嘉庆帝考虑:行印有正、备印匣两份。既然行印系上年秋围路上丢失的,而钥匙、钥匙牌与行印及正印匣必然一并得到。那么上年九月初三日交印时,必然是将备用印匣充抵入库的。备用印匣既无钥匙,又无钥匙牌,若是事先不向鲍干嘱托呼应,收贮印信的鲍干岂会领受?

  公然,嘉庆帝于四月二十四日获得奏报:上年八月二十八日秋围回銮时,在巴克什营行印连匣被窃。是夜,看印书吏俞辉庭睡熟,窃贼潜入,将缚于账房两头杆上的行印连匣窃去,尔后俞辉庭用备匣加封,贿嘱堂书鲍干冒混入库。其时,兵部当月司员庆禄、何炳葬二人并未开匣验视。此后,鲍干又贿通该班书役莫即戈私开库门,挪动印匣,做出行印在库被窃的假象。

  至此,丢失兵部行印案最终水落石出。为寻找行印、捕捉窃贼,嘉庆帝先后数次命军机处寄谕直隶总督方受時和直隶提督徐馄,令二人遵派能干员弁在古北口及巴克什营至密云一带百里表里,梭织往来,明察暗访,成果毫无所获。嘉庆帝在徐馄的奏折上无可何如地批道:“此印大约罕见!”最初,只得論令礼部从头补铸了新的兵部行在印信。新印的印文和印式有所改易,所用银两及锻造工费,则由兵部尚书松筠和上年秋围时代理行在兵部侍郎裕恩赔缴。

  侠客出产,专出典范,专出典范,专出典范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215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